弦乐清酒.

隐弦清/贺舱.多指教♡

【局路20fo点文】竹马竹马(上)


依旧大大点文 @茄君_ 

拖了..好久的样子啊...

嗯抱歉

依旧ooc

欢迎点文嗯

——————————

01.
“草拟biabia我的炸鸡!”
路人一脸不服的看着比自己矮大半个头的局长抢过了自己手里刚买到的炸鸡。
“诶你不是要减肥吗我帮你啊。”
局长似乎是没看到路人那张扭曲得不能再扭曲的脸,也可能是故意视而不见,几下就把手里的炸鸡吞了下去,还特意在路人面前舔着手指,砸吧砸吧着嘴念着“真好吃”。
绝对是故意的!
路人生气的跑到局长面前,借着身高优势将瘦弱的局长拎了起来,对准局长的脸刚要一拳过去,局长就哭了。
哭了。
哭了。
哭了。
局长的哭声惊天动地泣鬼神,几声就把附近的大人吸引过来。
“路人你是不是又欺负局长了!”“哥哥要让着弟弟!”“真是不懂事!”
哇宝宝心里苦啊——
路人委屈得哭了起来。
“诶你…你怎么哭了…”
局长看着自己眼前一大坨的路人就这么坐在地上稀里哗啦的哭着,一脸懵逼。
“诶你别哭啊…”
“哇——”
“好了好了这样行不行你别哭了。”
局长一脸无奈的趴到路人身边,意思意思亲了一下路人的脸颊。
都上幼儿园了还这么爱哭。
真是麻烦。
02.
局长盯着路人牵着班里最漂亮的那个小女孩的手谈笑着在操场上漫步,默默地掰断了第五支铅笔。
放学的时候,小女孩避开了路人,小跑着来到局长的座位旁边,笑嘻嘻的问着。
“局长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局长看了她一眼,继续收拾书包。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嘛~痒哥哥~”
“痒哥哥是你叫的?”
局长“啪”的一声将今天掰断的所有铅笔拍在木桌上,冷冷的看着女孩。
“你要么好好和路人待在一起,要么就离路人远一点。”
“局长你还走不走!”
“走走走!”
局长背起书包,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小女孩和五根断掉的铅笔。
03.
局长将路人从英语试卷里扯出来,往他嘴里塞了根棒棒糖。
“上机吗。”
“都中考倒计时了上什么机。”
“考前放松嘛。”
路人白了他一眼,继续将头埋进白花花的试卷堆里。
“是学霸了不起啊,草拟biabia。”
“还有你别老给我吃棒棒糖,多大了还吃这个。”
“…吃我下面?”
“草拟biabia滚!”
04.
“所以说我为什么又和你一个班。”
“因为我帅。”
“草拟biabia。”
路人嫌弃的看了局长一眼,把行李扔到床上。
“哟,上下铺。”
局长打量着自己和路人的那张床,嘴角隐隐有笑。
缘分。
“他妈的老子要靠窗!靠窗!”
宿舍里忽然嘈杂起来,一群人挤进来,脸上是满满的怒气。
“床又不是你想选就能选的,搞特殊?”
“你他妈再讲一次?”
领头的人看了局长一眼。
局长不语,解开了卡在喉结处的纽扣,将袖子挽至手关节处,从口袋里掏出个橘子味的棒棒糖,拆了塞进路人嘴里。
“好好待着。”
“狗一样的。”
路人将棒棒糖塞回局长嘴里,不屑的站在局长背后,两人对视一笑。
“我的话不重复两次。”
“他妈的想打架?!”
“等会就打到你叫爸爸。”
很久很久之后,局路才知道,那天惹事的人关系不小,刚进高中正准备发展自己的一番事业,就被两人默契的打了一顿。
05.
“选文选理?”
局长叼着炸鸡含糊不清的问着。
“你呢。”
路人无情的抢过局长嘴里的炸鸡,塞进自己嘴里。
“选理啊,明知故问。”
“噢我选文。”
“终于可以和你分开了真开心!”
“我也!”
然后分班那天他们遇到了。
“妈的说好选文的呢你不讲信用呀。”
“草拟biabia要你管。”
“坐一起?”
“行。”
路人随意挑了个座位,刚和局长坐下,前桌就回过头来打招呼了。
一脸懵逼。
这不是之前开学的时候在宿舍打了一架的吗卧槽!
局路惊恐.jpg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前桌看了看局长,颤抖着喊了声“爸爸”,然后看向路人,犹豫了好半天,小声叫了声“妈…”。
路人懵逼.jpg
“草拟biabia谁是你妈啊卧槽滚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智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妈的你也滚!”
“诶呀你不要这样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痒局长A路人你们讲什么呢!分班第一天就这样!出去站!”
妈的智障。
局路冷漠.jpg

tbc

评论(1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