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乐清酒.

隐弦清/贺舱.多指教♡

【局路20fo点文】直播状况


嗯大大点的文 @请叫我萢沫酱 

总觉得写写写重点就跑偏了果咩orz

大写ooc谨慎食用嗯

欢迎点文

有点害怕会被警察蜀黍抓走呢

——————————

 “唔……”

路人挪了挪身体,下意识的伸出手去触碰自己右手边的人,等了几秒却没有得到将自己搂进怀里的平常举动。路人疑惑的睁了眼,局长正坐在电脑前直播。

“路人你醒了?”

局长回过头看了看路人,丝毫没注意到屏幕上的弹幕飞速地刷着“卧槽我听到了什么!”“局路大法好!”“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住在一起的!”

“嗯……”路人糯糯的回答着,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从床上蹦起来,“等等你在直播?!”

“对啊。”

卧槽!路人暗叫不好,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就扑到电脑前。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弹幕飞速地刷着,刷得自己眼睛疼。

“……”路人扶额。

这个撒币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

“还要继续睡吗。”局长把注意力转向电脑,随口问着。

“不了…”

路人刚想返回床边穿上拖鞋,却被局长一把拉住摁在自己腿上,死活动不了。

“卧槽痒撒币你干什么!”

“陪我直播游戏嘛。”

“拒绝!”

“嗯?”

局长指了指电脑右侧刷疯的弹幕笑了笑,“你还打算拒绝我吗。”

路人无言,瞪了局长一眼,无奈的在局长腿上挪了挪,后背靠在局长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才不紧不慢的冒出一句。

“啊大家好啊我是A路人。”

路人在话音落下的瞬间感受到了互联网的信息传递速度是多么的快。

局长倒是一脸淡定,似乎弹幕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依旧打着游戏。只是似乎是心不在焉,打了好几盘都不理想,看得路人和围观群众十分难受。

“卧槽你个贱狗会不会玩啊技术这么烂!”

“那你来你来。”

“我来就我来。”

路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给局长,对着屏幕扔了句“由于痒局长技术太烂所以由我A路人来拯救他”就接手了键盘。

局长在一旁看着路人直播得起劲,想调戏一下认真的路人,左手就环住路人的腰,右手伸进路人的上衣熟练的摸着。

“卧槽!”路人一声惊呼,直接扔下键盘转过头去在局长右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瞪了局长一眼才转过身继续打游戏。

局长见路人这般反应,玩心大起。右手轻摁住路人胸前的红莓慢慢揉搓,左手则伸进路人的内裤里把玩着路人的身下之物,嘴贴近路人的耳朵轻轻呼气。

“嗯啊……痒…撒币…现在……还在直播啊……”

路人被触碰到了敏感处自然有所反应,但仅存的理智告诉路人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出那些不堪入目的举动。

“我知道。”

局长温柔的说着,在路人的锁骨处留下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印记,接着吻上路人的唇,撬开路人的贝齿,待路人微微缺氧才松开,拉出道道细长的银丝,挂在路人的唇边。看着路人潮红的面色和粗重的呼吸,满意的勾起嘴角,手里的动作却丝毫未停下。

路人见情况不妙,也不再管弹幕刷得多么可怕,自己要怎么处理这件麻烦事儿,慌忙关闭直播,被局长一把搂在怀中,顺势推倒在床上。

“嗯啊……痒撒币……”

“嗯?叫我什么。”

身下之物已被局长玩弄得挺立了起来,身体就似火烧一般灼热,理智再没有可存之处,喉底的音节随着震动传出路人之口,赤裸裸的将路人的欲求暴露在空气之中。

“啊……哈啊…痒……痒哥哥…我……我想要…”

“真乖。”

然而第二天的路人看到微博腾讯一大堆99+的求解释信息时,

悲伤逆流成河。

end

评论(3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