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乐清酒.

隐弦清/贺舱.多指教♡

【局路/日常】炸鸡play

依旧是脑洞大过天的产物

顺便说一下这是日常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没有老大生贺

我只能呵呵一笑严肃的告诉你

我真的不是故意把老大当成局长的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mie就写成局长生贺了啊哇我写了一个半小时都结尾了才反应过来我好悲伤啊哇——

所以我们来回归正题吧orz

依旧是大写ooc撞梗删

  03.

  门外传来巨响。

  路人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是局长,而且还是特别棒特别棒的局长。

  因为局长手里提满了装大盘鸡与炸鸡的袋子,根本没有空余的手和力气去抬起并且有礼貌的敲门。机智的局长在没带钥匙路人在房间里玩游戏自己的手机在口袋里没有办法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路人让他帮忙开个门的情况下选择了用脚踹门。

  这时候的路人开门速度特别快,因为上一次局长用膝盖撞门的时候声音不够响以至于路人还没来得及开门门口就已经围了一大群人。

  事后路人突然想起来问局长,“我们为什么没有想到把炸鸡放在地上然后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电话开门?”

  局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即沉思了片刻,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因为它太重要了放手怕它会跑掉。”

  路人赞许的点了点头。

  传说中的夫妻相x。

  咳,回归正题。

  局长看着从自己手里抢过袋子迫不及待打开的路人,无奈的笑着揉了揉路人的头发,“先去洗手再吃。”

  “噫你个老给给怎么这么多事。”路人嫌弃的说着,却还是乖乖的洗了手,坐在局长旁边开始吃炸鸡。

  “呐,路人。”局长忽然开口。

  “唔?”路人的嘴里塞满了炸鸡,含糊不清的从嘴里传出一个音节。

  “我们来玩炸鸡play吧。”

  “那是……”

  路人好容易将嘴里的炸鸡咽下去,刚开口提出疑问,嘴却再一次被局长用炸鸡堵上。还没反应过来,嘴里的炸鸡就被局长咬住了另一端,顺着鸡骨的形状一点点的将炸鸡吃掉。最后剩下的鸡骨被局长轻轻从路人嘴里抽出,看着鸡骨另一端上残留着路人的唾液,局长勾唇,将唾液舐舔干净,随即吻上了路人的唇。

  “唔……!”路人才反应过来,挂着绯红的面颊轻推开局长,小声的抱怨着,“这么油…真是污死了…”

  “但是比较美味啊。”局长将路人的双手舔净,再一次吻了上去。

  再一次松开时,路人的呼吸变得急促,不由自主的扒开了局长的衣扣,低声骂道。

  “痒撒币。”

tbc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