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乐清酒.

隐弦清/贺舱.多指教♡

【局路】姓

啊码了两篇有点污x的小短篇以后决定来试试清水

[小黄曲]这篇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好多评论开心得飞起x

于是这篇就是瞎扯与现实完全不符合orz

依旧大写ooc撞梗删

废话好多的我x

01.
  痒局长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

  只是普普通通的叫做局长而已。

  路人在刚认识局长的时候,曾经问过局长名字的来由。
 
  “局长,你为什么叫局长?”

  “因为我看起来比较像局长啊。”局长笑了笑,将手臂揽上了路人的肩膀。

  名字只是个方便让他人记住的代号罢了。

02.
  刚认识的时候,路人总是“局长”“局长”地叫着,渐渐的就成了“撒币”“贱狗”,偶尔心情好卖个乖就叫几声“哥哥”或者“给给”。局长倒也不太在意,乐在其中的与路人对骂着。路人念得多了,不知不觉中又问起了局长名字的问题。

  “撒币,你为什么叫局长不叫县长不叫市长不叫大生纱厂?”
 
  “不知道,要不你帮我取一个?”局长笑着,半开玩笑的开口。

  “可以有。”路人倒是意外的认真回答,托着下巴想了许久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痒局长,怎样?”

  “嗯。”局长上前将得到自己肯定答复而得意不已的路人揽入怀里,右手轻拨开路人额前的亮橙色碎发,在露出的皮肤上留下一个浅吻。

  “我喜欢。”

  路人的脸莫名其妙的烧了起来,似晚霞时分天边出现的大片大片好看的火烧云。

  “你个贱狗…不许趁机…占我便宜…”路人将头埋在局长的锁骨处,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却恰好降低到局长所能听见的分贝。

  这个名字,肯定是有特殊含义的啊。

  痒撒币。

03.
  自从路人给局长换姓之后,局长逢熟人就纠正:“我叫痒局长,不叫局长。”

  朋友的眼神有惊奇、诧异,但更多的还是好奇,“这字谁取的,这么奇怪的姓。”

  每当这时,局长总会一边露出莫名温柔的笑,一边自豪的说着。

  “当然是我小媳妇儿啊——”

  他不但改了我的姓,还改了我的“性”啊。

04.

  局长有些好奇。

  路人帮自己改了姓以后,叫自己“痒给给”的次数比“痒撒币”还多。

  “媳妇儿啊,你为什么叫总我痒给给?”

  “草拟粑粑谁他妈是你媳妇儿!”路人易炸,直接一巴掌糊在局长的脸上。

  “好好好,我们的路人大大。”局长并不介意,上前揉了揉路人炸得有些厉害的毛。

  “…顺口而已,没什么特别的,还是说你比较喜欢痒撒币这个称呼,或者是贱狗?”路人将局长的手拍开,将头扭过一旁。

  “好啦好啦就告诉我嘛。”局长又上前几步,将下巴低在路人的右肩窝处,凑到路人耳边,用着半撒娇的语气说道。

  路人不语,只是有些别扭的在局长的手心上缓慢的写下一句英文。

  局长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有些用力的搂住路人的腰,借着身高优势吻上了路人的唇。路人一愣,红着脸,自觉的勾上局长的脖子,配合着局长完成这一次深吻。

  YANG.

  Your Aluren Need Gay.

END

评论(3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