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乐清酒.

隐弦清/贺舱.多指教♡

【局路/日常】小黄曲

啊思考了许久于是决定继续写下去

之前的试水居然会有人看真是意料之外的开心

憋了一晚上的成品x所以大半夜发这种玩意儿真的好吗

这是一篇…肉吗?我也不知道

嗯还是目测ooc严重小学生文笔多指教

以及如果撞梗会删除

啊我废话真多x

02.

  局长将坐在自己腿上的路人单手抱在怀里,右手握着鼠标在b站里移动着。抱着路人笑着闹着不知不觉看完了两人的投稿,没事可做却又不想关电脑。

  “想看什么?”局长将下巴抵在路人的头顶,决定征求一下路人的意见。

  “小黄曲。”路人沉思片刻,缓缓开口。

  “卧槽?你刚才说什么?”局长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我说,小黄曲啊。”路人毫无反应。

  “噫我跟你讲啊你个污路人。”局长半嫌弃的瞟了路人一眼,将下巴从路人脑袋上移开。

  “你个贱狗。”路人淡淡开口,将鼠标从局长手里夺过,以熟练至可疑的速度翻出了一个播放量不低的投稿。

  “卧槽你认真的?”局长有些惊讶。看着标题上的曲名,再看看坐在自己怀里淡定的不能再淡定的路人,局长咽了咽口水。

  今天的路人有点怪。

  路人丝毫不理会局长,操起鼠标就戳了播放按钮。

  漫长的三分钟后。

  局长有些困难的上下挪动着喉结,在路人将播放模式调为“单曲循环”准备再次播放时夺下了鼠标,关掉了网页,将路人的脸掰到自己的面前,直勾勾的盯着路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想干什么。”

  路人只是勾唇笑了笑,轻轻拿掉了局长的双手转过身,双手搭在局长的肩膀上,右腿曲膝着将膝盖顶在局长的双腿之间,将上半身贴紧局长,凑在局长的耳边呼着气,低声念道。

  “三百六十五秒,让你受不了……”

  “路人,你这是在玩火。”局长尽力掩盖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低声说道。

  “谁玩火还不一定。”路人笑着盯着眼前呼吸急促的人儿,心里尽是满满的成就感。

  上一秒得意,

  下一秒就慌。

  都说喉结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

  局长俯下身轻啃着路人的喉结,时不时伸出舌头挑逗一下,弄得路人一个大写的“措手不及”,面色潮红。

  “现在呢。”局长放过了路人的喉结,舌尖与喉结之间拉起一条细长的银线。

  路人不语,只是瞪着局长,眼底尽是满满的不甘。

  局长舔了舔唇,捧着路人的脑袋吻了下去。路人伸出双臂勾住局长的脖子,配合着局长。

  有默契的两人完成了一次漂亮而完美的深吻。此时路人的眼里只有被蒙上一层水雾的局长,局长也是如此。

  “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局长低声问道,顺手将路人卫衣的前领扯低,露出诱人的锁骨。

  “我想反攻。”路人不服的回答着,凑过去咬上了局长喉结,学着局长方才那般挑逗着,逐渐移动到了局长结实的胸膛,意识到还有“碍事”的纽扣,才不甘的抬起了头。

  “那你就想吧。”局长先笑着扒去了路人的卫衣,然后指了指自己白衬衫上的纽扣,“用嘴,解开。”

  “贱狗,我凭什么听你的。”路人一脸不屑。

  局长似乎早就料到路人的反应,凑到路人耳边一字一句的低声道:

  “因为只有我知道,你最敏感的地方。”

tbc

评论(4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