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清.

清寻夙/弦清.多指教♡

【局路20fo点文】竹马竹马(下)


啊没错这是下篇了

想了想还是圈下大大吧 @茄君_ 

总觉得没有上篇写得好嗯...(上也没多好

穿插了那么几句狮鼠嗯(由于并不了解这对所以ooc应该挺严重的

就这样吧嗯

不满意欢迎打我(bu

依旧ooc

————————————————————————————

06.
“今天吃啥。”
路人盯着物理,头也不回的讲了句“随便”。
“行。”局长揉乱路人的毛,哼着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的调子去打饭了。
路人抬起头嫌弃的看了看局长的背影,将毛捋顺后重新进入物理的世界中。
妈的智障,看不下去了。
路人默默的问候了局长,把物理书扔到一边,趴在桌子上等着打饭归来的局长。
“够不够你吃?”局长把碗往路人面前一放,拉开路人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路人看着满满一碗的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得到这么多的饭菜。
“够了,饭卡里的钱用完了?”
“没有啊。”
“那你怎么得这么多?”
“和打饭的聊了几句就这样了。”
路人看了看局长,选择默默把头埋进饭碗里。
妇女之友。
吃了好一会儿路人发觉不对劲,看了看身边的局长。
“你怎么不吃?”
“看着你吃就行。”
……
这人怎么这么恶心。
路人默默嫌弃了一把,夹起一块肉送到局长嘴边。
“排骨吃掉。”
07.
“局长——打不打球——”
篮球场上的狮子抱着篮球向着局路夫妇招手,一旁的白鼠默默的拿着一瓶水注视着狮子,跟着狮子将目光转向局路,露出个标准微笑。
妈的人妻,妈的智障。
局路这么想着,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局长上前勾住狮子肩膀,抢过手里的篮球。
“白鼠你搞定了?”
“那是。”
狮子自信一笑,将目光转向不知何时与白鼠扯起来的路人。
“你还没下手?”
“你以为个个跟你一样?”
“不是撩妹能手吗。”
“这是撩汉子啊。”
智障。
狮子鄙视了局长一番,还是把局长拖上了场,跟正在练习三分的队友讲了起来。
“加他一个。”
“不行,他太会撩妹了,等会妹子都被他撩走了怎么办。”
“虚什么不虚。”
“你是gay你当然不虚啊。”
“没事他也是。”
队友惊恐.jpg
妈的现在小给给怎么这么多,哪天我菊花不保那还得了?!
“不行不行,人够了,不加了。”
“你……”
“算了没事的。”
局长笑笑,递给狮子一个眼神外加一个篮球,转身下了场回到了路人身边。
“你不是打球嘛。”
“他们嫌弃我太会撩妹了不让我打。”局长委屈的趴在路人肩头,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要是现在能进三分我就嫁给你。”
“真的?!”
“真的。”
于是路人看着局长冲到篮球场上抢过了篮球,站在指定的位置来了个漂亮的三分球,然后回到路人身边一副得意+求奖励+说话要算数的表情。
狗一样的。
08.
自从答应局长“进三分就嫁”之后,路人越来越后悔了。
每天像骨头一样被狗盯着你不后悔?
然而路人没有办法避开他。
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本身就没那么错综复杂,何况自己并不喜欢绕路,怎么能避开这个跟自己“本是同根生”的家伙。
其实局长没有天天叫嚷着“路人答应嫁给我啦”跑到每个角落宣布这个消息,也没有用奇怪的眼神和肢体语言对自己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感觉不太一样而已。
哪儿不一样呢…
等等这不是个玩笑嘛!
路人恍然大悟.jpg
我当什么真啊我又不是小给给。
路人对自己认真的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一下,拍了拍前桌的肩膀。
“你知道怎样面对一个小给给吗。”
“卧槽你和我爸劈腿了?!”
“草拟biabia滚出去!”
“妈你这么凶嫁不出去的啊…”
“你再叫我妈我就把你从窗户扔下去!”
“…娘?”
“草拟biabia滚!”
09.
不知道是谁传播出去的,路人那句“你要是现在能进三分我就嫁给你”。
路人生无可恋.jpg
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个玩笑话,而是越传越离谱的原话。从“你要是现在能进三分我就嫁给你变成了“”你要是不娶我我就倒悬打飞机”。
当然还有腐女的眼神。
班上的女生开始分为好几类。本来追着局长的一部分开始痛哭,另一部分盯着路人碎碎念,还有一部分冷静了一下开始追局路cp,最后一部分原本就吃局路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组织发扬光大。
你们这是邪教啊邪教!
路人曾经在后桌腐女的草稿本上发现了自己和局长的本,还是剧情向的。本着“我好奇”的心情翻开了本子,看完了全部,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点ooc都没有!画风也是各种还原各种赞!
#我的后桌是大大#
然而路人并没有发现站在自己身后也看完了全篇的局长,直到局长开口说话。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呀。”
卧槽你走路没声音的吗!狗都有声音啊!
“不不不我就是…刚好看见。”
“没有掩饰的必要嘛。”局长轻笑了几声,正当路人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时候,局长又补了一句。
“我写过全班男生的bl文。”
“…哈?”
Excuse me?
10.
当然这个三分梗到高中毕业还是没有扯腻。
“又是同一所大学?”
明知故问。
路人懒得接话,默默收拾着行李,回头看了一眼寝室,关上了门。
和这家伙一个学校也习惯了。
路人忽然笑了起来,毫无征兆的。
局长看了看自己身边傻笑的人,无奈的抢过对方手里的行李提在右手,左手搂过对方的肩膀。
都大学了还在傻笑。
“走,我们回家。”
end

————————

已经完结了下面是废话到这儿可以关掉了

嗯...贴吧由于奇怪的问题所以换号了现在的号和lof的账号是一样的打算过一段时间这样把新坑扔在贴吧的新ID上当然lof也会更

以及这个点文是20fo的时候弄的...现在大概也70fo了(非常感谢各位大大关注我这个开坑拖坑不填坑的仔)所以可能会在20fo码完之后会有一波新的点文

嗯...大概就这样

【局路20fo点文】竹马竹马(上)


依旧大大点文 @茄君_ 

拖了..好久的样子啊...

嗯抱歉

依旧ooc

欢迎点文嗯

——————————

01.
“草拟biabia我的炸鸡!”
路人一脸不服的看着比自己矮大半个头的局长抢过了自己手里刚买到的炸鸡。
“诶你不是要减肥吗我帮你啊。”
局长似乎是没看到路人那张扭曲得不能再扭曲的脸,也可能是故意视而不见,几下就把手里的炸鸡吞了下去,还特意在路人面前舔着手指,砸吧砸吧着嘴念着“真好吃”。
绝对是故意的!
路人生气的跑到局长面前,借着身高优势将瘦弱的局长拎了起来,对准局长的脸刚要一拳过去,局长就哭了。
哭了。
哭了。
哭了。
局长的哭声惊天动地泣鬼神,几声就把附近的大人吸引过来。
“路人你是不是又欺负局长了!”“哥哥要让着弟弟!”“真是不懂事!”
哇宝宝心里苦啊——
路人委屈得哭了起来。
“诶你…你怎么哭了…”
局长看着自己眼前一大坨的路人就这么坐在地上稀里哗啦的哭着,一脸懵逼。
“诶你别哭啊…”
“哇——”
“好了好了这样行不行你别哭了。”
局长一脸无奈的趴到路人身边,意思意思亲了一下路人的脸颊。
都上幼儿园了还这么爱哭。
真是麻烦。
02.
局长盯着路人牵着班里最漂亮的那个小女孩的手谈笑着在操场上漫步,默默地掰断了第五支铅笔。
放学的时候,小女孩避开了路人,小跑着来到局长的座位旁边,笑嘻嘻的问着。
“局长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局长看了她一眼,继续收拾书包。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嘛~痒哥哥~”
“痒哥哥是你叫的?”
局长“啪”的一声将今天掰断的所有铅笔拍在木桌上,冷冷的看着女孩。
“你要么好好和路人待在一起,要么就离路人远一点。”
“局长你还走不走!”
“走走走!”
局长背起书包,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小女孩和五根断掉的铅笔。
03.
局长将路人从英语试卷里扯出来,往他嘴里塞了根棒棒糖。
“上机吗。”
“都中考倒计时了上什么机。”
“考前放松嘛。”
路人白了他一眼,继续将头埋进白花花的试卷堆里。
“是学霸了不起啊,草拟biabia。”
“还有你别老给我吃棒棒糖,多大了还吃这个。”
“…吃我下面?”
“草拟biabia滚!”
04.
“所以说我为什么又和你一个班。”
“因为我帅。”
“草拟biabia。”
路人嫌弃的看了局长一眼,把行李扔到床上。
“哟,上下铺。”
局长打量着自己和路人的那张床,嘴角隐隐有笑。
缘分。
“他妈的老子要靠窗!靠窗!”
宿舍里忽然嘈杂起来,一群人挤进来,脸上是满满的怒气。
“床又不是你想选就能选的,搞特殊?”
“你他妈再讲一次?”
领头的人看了局长一眼。
局长不语,解开了卡在喉结处的纽扣,将袖子挽至手关节处,从口袋里掏出个橘子味的棒棒糖,拆了塞进路人嘴里。
“好好待着。”
“狗一样的。”
路人将棒棒糖塞回局长嘴里,不屑的站在局长背后,两人对视一笑。
“我的话不重复两次。”
“他妈的想打架?!”
“等会就打到你叫爸爸。”
很久很久之后,局路才知道,那天惹事的人关系不小,刚进高中正准备发展自己的一番事业,就被两人默契的打了一顿。
05.
“选文选理?”
局长叼着炸鸡含糊不清的问着。
“你呢。”
路人无情的抢过局长嘴里的炸鸡,塞进自己嘴里。
“选理啊,明知故问。”
“噢我选文。”
“终于可以和你分开了真开心!”
“我也!”
然后分班那天他们遇到了。
“妈的说好选文的呢你不讲信用呀。”
“草拟biabia要你管。”
“坐一起?”
“行。”
路人随意挑了个座位,刚和局长坐下,前桌就回过头来打招呼了。
一脸懵逼。
这不是之前开学的时候在宿舍打了一架的吗卧槽!
局路惊恐.jpg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前桌看了看局长,颤抖着喊了声“爸爸”,然后看向路人,犹豫了好半天,小声叫了声“妈…”。
路人懵逼.jpg
“草拟biabia谁是你妈啊卧槽滚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智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妈的你也滚!”
“诶呀你不要这样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痒局长A路人你们讲什么呢!分班第一天就这样!出去站!”
妈的智障。
局路冷漠.jpg

tbc

【局路】微博(持续更新)

我觉得剧情以及风格开始向奇怪的地方发展了
依旧超大写ooc撞梗删
抱歉这篇有点短啊
下次尽量长些
03.
当局长悠哉悠哉吃完炸鸡准备好好回复一下那条约炮信息的时候,瞄了一眼用户名。
然后惊恐。
然后飞起。
卧槽路人大大回我了!妈的抠脚都不能形容我的心情!
局长高兴的在对话框里噼里啪啦的打下一大段话,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把末尾的那句话删掉。
终于回复完信息的局长乐得像狗一样的,蹦蹦哒哒地攥着人民币特意下楼去买外卖去了。
路人转着手里刚拆开的草莓味棒棒糖,正好等到局长的回复。看完了几大段的肺腑之言之后刚想认真回复一下,最后一段话的结尾吓得路人硬是把还没塞进嘴里的棒棒糖扔到了脚边的垃圾桶里。
看着垃圾桶里粉嫩嫩的棒棒糖还在散发着草莓的香气,路人心情复杂,最终还是没有捡起来,转头再一次确认对方的话语,双手颤抖着打下一句话。
“妈的智障。”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04.
“卧槽你怎么能骂人呢!”
局长看着那条“妈的智障”,心里满满的委屈和委屈还有委屈。
“我干什么了呀…”,局长委屈的看了一遍自己的回复,“明明没有什么问题嘛…”
“balabala大大你是不是想和我约炮啊/滑稽.jpg”
妈的这啥!
我他妈不是删掉了吗!
大大这是个误会啊卧槽!
局长的内心是崩溃的。
要想想怎么挽回啊…
tbc

【局路】微博

好久不见了还有人记得我吗我是大明湖畔的弦清啊x

新坑
依旧超大写ooc撞梗删
路大大x透明痒
非现实设定
01.
路人叼着根棒棒糖,右手大拇指不停地向上滑动刷新着自己的微博,看着方才上传照片右下角的赞数越来越高,咧咧嘴傻笑起来。
“看看评论吧。”
就这么对自己说着,拇指也戳到了相应的按钮。
由于刚发不久,顶上的热门评论也寥寥无几,刚出炉的评论内容也与顶上的差不多,基本上是“求偶遇”“老大又胖了”“老大你变了”“有毒”之类的。
正打算退出时,忽然瞄到一条评论,吸引了路人的注意。
“妈的旁边那个suo粉的不就是我吗。”
卧槽?
路人愣了愣,返回微博顶端仔细看了看自己方才上传的那张照片,终于在左上角找到了半张脸,吓得嘴里的棒棒糖直接掉在了地上。
“最后一根橘子味的啊!”
草拟biabia。
02.
路人颤抖的捡起方才那个还没被吃完就光荣领了便当的棒棒糖,心情复杂的看了两眼,然后起身到厨房用冷水冲了冲,继续塞进嘴里。
不浪费粮食嗯我是好路人。
但是我怎么会把这人拍进来的…
路人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再次戳进评论里寻找那条评论。由于评论人数的增长,花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找到。
这个骚粉的头像…这人是小给给吧卧槽!
路人惊恐.jpg
我这么正直不能被他带坏。
我要远离他。
然后路人戳进了这个骚粉的头像看着那个闪亮亮的用户名“痒局长”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对话框发出了第一句话。
“你好啊。”
mou在地上啃着炸鸡的局长听见手机震动,擦了擦油腻的手戳进了那条只有“你好啊”三个字的信息时。
妈的智障。
都什么年代了还这样约炮。
tbc

【局路】随笔

这儿弦清/啊喵

我准备消失了真的

码完点文就跑

于是这篇是随笔嗯ooc超严重

嗯结局be吧(大概

谨慎食用中毒我不管xxx

——————————————

01.
我们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两人对视的时候都从对方的眼眸深处将这情绪看得清清楚楚,却默契的都不提。

02.
好久好久之前,他们两个还是腻在一起的呢。

高瘦的身躯与身旁矮些的身躯依靠对方的手掌合十紧紧相连在一起,在街上十分引人注目。

“你是我的宿命。”

高一些的那个家伙说着,俯下身亲吻着矮些的身躯,双方眼里尽是满满的快要溢出的甜蜜与欣喜。

03.
那个矮些的身躯在寒冬的天气里站了好久,手里还提着些什么。

高瘦的身躯似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发现了矮个,急急忙忙跑过来将矮个搂入怀中,面带惭愧的说了些什么。矮个子只是轻捂住了高个子正在快速飞动的唇,将手里的袋子在高个的眼前晃了晃,笑着拉起了高个的手。

“你是我的专属。”

04.
矮些的身躯趴着玻璃窗,开心的看着窗外的烟花。丝毫没注意高瘦的身躯悄悄来到自己身后,将自己揽入怀中。矮个愣了愣,笑着和高个说着些什么。高个子也只是静静听着,在适宜的时间将矮个子翻过身来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

窗外的烟花依旧绽放着。

05.
矮些的身躯旁站了一个更矮小的女孩的身躯。

高瘦的身躯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

许久,矮个似乎说了什么,拉起了身旁女孩的手。

高个子笑了笑,转身离开。

却没看到矮个子落寞的深情。

06.
高瘦的身躯染上了烟。

矮些的身躯染上了酒。

彼此再不联系。

眼角都有相同的血丝与泪。

07.
当初很多人都说他们有默契。

现在也是。

好不容易出一次远门,却是同一个时间地点。

见面没有尴尬。

只是彼此愣了愣,同时勾上对方的肩膀。

08.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

话语同时出口,又同时愣了愣。

“想你的时候。”

相同的答案。

“我们是不是相同点太多。”

高瘦的身躯吸了口烟。

“也许吧。”

矮些的身躯闷了口酒。

09.
旅行过后,两人再一次分手。

他们也许只是缺少沟通。

“你是我的执念。”

10.
明晃晃的白刃入了高瘦身躯。

矮个不语,准备将刀刃拔出时,见到了高个藏在身后的刀刃。

你为什么不下手。

因为我还爱你。

你为什么下手。

因为我只爱你。

end

【局路20fo点文】直播状况


嗯大大点的文 @请叫我萢沫酱 

总觉得写写写重点就跑偏了果咩orz

大写ooc谨慎食用嗯

欢迎点文

有点害怕会被警察蜀黍抓走呢

——————————

 “唔……”

路人挪了挪身体,下意识的伸出手去触碰自己右手边的人,等了几秒却没有得到将自己搂进怀里的平常举动。路人疑惑的睁了眼,局长正坐在电脑前直播。

“路人你醒了?”

局长回过头看了看路人,丝毫没注意到屏幕上的弹幕飞速地刷着“卧槽我听到了什么!”“局路大法好!”“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住在一起的!”

“嗯……”路人糯糯的回答着,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从床上蹦起来,“等等你在直播?!”

“对啊。”

卧槽!路人暗叫不好,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就扑到电脑前。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弹幕飞速地刷着,刷得自己眼睛疼。

“……”路人扶额。

这个撒币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

“还要继续睡吗。”局长把注意力转向电脑,随口问着。

“不了…”

路人刚想返回床边穿上拖鞋,却被局长一把拉住摁在自己腿上,死活动不了。

“卧槽痒撒币你干什么!”

“陪我直播游戏嘛。”

“拒绝!”

“嗯?”

局长指了指电脑右侧刷疯的弹幕笑了笑,“你还打算拒绝我吗。”

路人无言,瞪了局长一眼,无奈的在局长腿上挪了挪,后背靠在局长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才不紧不慢的冒出一句。

“啊大家好啊我是A路人。”

路人在话音落下的瞬间感受到了互联网的信息传递速度是多么的快。

局长倒是一脸淡定,似乎弹幕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依旧打着游戏。只是似乎是心不在焉,打了好几盘都不理想,看得路人和围观群众十分难受。

“卧槽你个贱狗会不会玩啊技术这么烂!”

“那你来你来。”

“我来就我来。”

路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给局长,对着屏幕扔了句“由于痒局长技术太烂所以由我A路人来拯救他”就接手了键盘。

局长在一旁看着路人直播得起劲,想调戏一下认真的路人,左手就环住路人的腰,右手伸进路人的上衣熟练的摸着。

“卧槽!”路人一声惊呼,直接扔下键盘转过头去在局长右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瞪了局长一眼才转过身继续打游戏。

局长见路人这般反应,玩心大起。右手轻摁住路人胸前的红莓慢慢揉搓,左手则伸进路人的内裤里把玩着路人的身下之物,嘴贴近路人的耳朵轻轻呼气。

“嗯啊……痒…撒币…现在……还在直播啊……”

路人被触碰到了敏感处自然有所反应,但仅存的理智告诉路人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出那些不堪入目的举动。

“我知道。”

局长温柔的说着,在路人的锁骨处留下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印记,接着吻上路人的唇,撬开路人的贝齿,待路人微微缺氧才松开,拉出道道细长的银丝,挂在路人的唇边。看着路人潮红的面色和粗重的呼吸,满意的勾起嘴角,手里的动作却丝毫未停下。

路人见情况不妙,也不再管弹幕刷得多么可怕,自己要怎么处理这件麻烦事儿,慌忙关闭直播,被局长一把搂在怀中,顺势推倒在床上。

“嗯啊……痒撒币……”

“嗯?叫我什么。”

身下之物已被局长玩弄得挺立了起来,身体就似火烧一般灼热,理智再没有可存之处,喉底的音节随着震动传出路人之口,赤裸裸的将路人的欲求暴露在空气之中。

“啊……哈啊…痒……痒哥哥…我……我想要…”

“真乖。”

然而第二天的路人看到微博腾讯一大堆99+的求解释信息时,

悲伤逆流成河。

end

【局路20fo点文】暗恋


嗯这个大大点的文 @钝感力中 

大大我不是故意拖这么久的orz我我我写到03就卡着了再次抱歉orz

后面糊了一大坨乱七八糟的内容orz

随意看看吧大大不满意我再重新码一篇orz

10一大坨凑字数的心灵鸡汤(?)不喜欢的大大们可以直接无视

依旧大写ooc谨慎食用

依旧欢迎点文

——————

01.

“喂…?”

路人迷迷糊糊从被窝里爬起,没注意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就接了电话,眼睛半睁着,打着长长的哈欠。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痒撒币。

“还没起床啊,我都到你家楼底了。”

“啊……我困着呢。”

“下来吃早饭,我请。”

“诶好我马上下去!”

路人挂了电话,连忙蹦下床洗漱,打开衣柜看了好一会儿,才决定今天要穿的衣服。

想在局长面前展现出最好的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路人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和局长走得比旁人更近,关系更好,自然而然也就更想接近局长,了解关于局长更多的事情。局长也待自己不是一般的好,难得假期天天跑到自己家楼底下叫自己起床然后带自己去吃早饭。

路人不清楚局长为什么要这么做,明知道自己有赖床的习惯却还在大冬天耐心的等着自己。

兄弟情义可以到这种地步的吗。

路人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衣领,看着自己那张满足的脸忍不住莫名其妙的笑起来,检查了必备的物品是否带在身上,小跑着下了楼奔向局长。

自己真像个老给给。

02.

解决了早点的两人沿着街道散步。

“今天想去哪?”

局长偏过头问路人,瞥到路人捂着双手哈气,又迅速将头扭过一旁。

路人你犯规啊哈个气怎么能这么可爱。

“大早上的能去哪。”

路人有些疑惑局长转来转去的头,嘴上还是不松口。

“……来我家。”

“啊?”

“帮我调教一下鬼畜呗。”

“你这zong人哦。”

局长再没接话,而是停下脚步盯着路人看了看,伸出手将路人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

“卧槽痒撒币你干嘛!”

“见你一直在哈气手冷啊,这么冷的天就穿这么点。”

局长见路人没反抗也没说话,顺势将路人与自己的手塞进外套口袋。

“这样就不冷了。”

路人的手刺骨的冰冷,似一块难以融化的冰。

自己的手心一直在出汗。

是太热了吧。

局长这么想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扑通扑通跳得厉害的心脏以及内心的一丝狂喜,握着路人的手的力度又重了几分。

“痒撒币。”

“嗯?”

“你站在原地想什么啊快点走啊!”

03.

在路人的“帮助”下顺利的完成了鬼畜视频的局长,伸了个懒腰直挺挺的倒在了身后的床上。

“终于弄完了。”

“你也好意思说。”

路人气不打一处来。说是帮忙结果几乎什么都扔给自己做,那个撒币就会在旁边刷微博。

哼,既然这样的话。

“痒撒币。”

“嗯?”

“我饿了。”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炸鸡。”

“好。”

目送着局长穿上外套出了门,路人边笑着在心里暗骂“痒撒币真蠢”边登陆了自己的bilibili账号。

帮忙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等局长买完炸鸡回来看见自己的脑洞在路人的主页上出现时,懵逼了。

“路人你……”

“哼谁让你只会在旁边刷微博。”

“……好好好我错了。”

看着扭过头去不搭话的路人,局长就知道路人又傲娇了。

这家伙的坏脾气恐怕只有我忍受得了了。

局长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抱住路人。

“路人大大我错了嘛。”

“…你个贱狗…少来。”

耳根红透却还死命掩饰的路人怎么这么可爱啊。

等等。

局长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我不会是…喜欢路人吧?

04.

被局长安全送回家的路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那个痒撒币……这么温柔真的好吗…怀抱也很温暖…真想一直待在那个怀抱里啊……明天呢…会不会有机会……

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那是个撒币啊撒币!

我期待个屁啊什么鬼少女路!

路人抬起手想抽自己几巴掌冷静一下,思考了几秒,慢慢放下了手。

我对那个撒币…真的到了这么喜欢的地步吗…

这算是什么…暗恋吗…

05.

沐浴完毕的局长随意用干毛巾擦了擦头发,趴在床上摆弄起手机来。

路人还没给我发信息吗。

局长有些莫名的失落,想了想戳进对话框。

“路人?”

手机一直没有震动。

局长把手机撇到一旁,将脸深深埋在柔软的枕头里。

残留着许些路人的味道。

自己就像个痴汉一样。

局长狠狠的嫌弃了自己一把,嘴角却在上扬。

谁让我痒局长喜欢那个傲娇路呢。

06.

局长迷迷糊糊的快睡着的时候,被手机震动震醒了。

“……喂?”

“…痒撒币你睡着了?”

“路人…?”

“抱歉打扰你睡觉了…就这样吧痒撒币晚安。”

“路人。”

“嗯?”

“我……没事了,晚安。”

“晚安…”

啧,自己真是怂。

另一边,挂了电话的路人毫无睡意。

那个撒币想说什么,真是好奇。

等等我为什么要这么在意那个撒币说的话啊!不管了不管了我要睡觉!

路人把被子一扯,裹在被子里睡着了。

07.

“局长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啊?”

“因为我……”

“因为他是个老给给啊~”

“噢~”

“卧槽你个贱狗!”

“被我说中了?”

“……真是。”

“你真的是给给啊?”

“……嗯。”

“那你考虑一下我如何?”

“你个贱狗有多远滚多远去!”

“哟哟哟还是个忠犬啊脾气不小。”

“你滚不滚。”

08.

“路人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啊?”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啊。”

“噢~谁啊~”

“我干嘛要告诉你。”

“是不是痒局长啊?”

“谁...谁会喜欢那个撒币啊!”

09.

很久很久之后,路人在深夜接起局长的电话。

“路人。”

“嗯?”

“我……喜欢你。”

“……”

“…路人?”

“……”

“路人…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抱歉啊……”

“痒撒币…我也喜欢你啊…”

心里像塞满了炸鸡一样开心。

互相暗恋什么的,真是奇妙。

10.

很多时候是不是觉得很多事情都不可能?

比如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成天想着那人终究有一天也会喜欢自己,但又觉得这件事不可能。在内心的长久争斗之下,时间与机会一点点的流失,最终只能目送着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远。

归根结底只是怕失败罢了。

我们不能确保所有事情的结局就像这篇局路文一样恰到好处。

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放手一搏。

与其在自己内心模拟千百遍苦苦等待着对方主动来找你对你表明心意,还不如鼓起勇气成为主动方,掌握大局。

即使失败了,输得一塌糊涂。

那又如何?

end


【局路20fo点文】梅雨季节的意外



没错就是这个可爱妹子点的文嗯 @一个茄瓜瓜 

啊这儿依旧弦清/啊喵

好久不写了嗯质量可能会...妹子我对不起你的梗将就次吧orz

      触越来越多了我被埋没在人群中不知所措  

求教圈人QAQ

依旧大写ooc谨慎食用

以及欢迎点文!

我废话真多嗯orz

————————

01.

梅雨天气,局长向来是不太喜欢。

墙壁和地板都湿漉漉的,一时粗心大意脚一滑还会摔成劈叉,等会爆档就不好玩了。

咳。

局长喜欢穿白衬衫,即使是夏季也依旧如此。遇上梅雨天气时,衬衫不容易干,自己就要穿其他样式的衣服或者半干透的白衬衫。

真是麻烦。

02.

估摸着快到梅雨季节了,局长决定要好好享受剩下为数不多的日子。关了电脑,拿上手机钥匙,从钱包里随意抽出一沓散钱,就这么出了门。

夏季的夜晚是清凉的,月光格外皎洁。天气真是难得的好。局长这么想着,提着一大袋炸鸡从炸鸡店里走了出来。

今天真是奇怪,买炸鸡的钱刚好够付。

或许是巧合吧。

慢慢走到楼梯口,刚想上楼,面前似乎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局长有些夜盲,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凑近一看,噢,一只猫。

谁家的猫?

附近的人应该是没有养猫的,毕竟自己所住的小区禁止养猫,但也不排除私养的猫自己偷跑出来的可能,要是被抓到可就要被抛弃掉的啊。

局长等了好一会儿,那只猫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局长,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局长俯下身揉了揉猫的脑袋,笑着叹气。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家的猫,但待在外面终究不是安全的。”

“和我回家吧?”

小猫蹭了蹭局长的脸,跟着局长上了楼。

03.

客厅里重新亮起灯光,局长把炸鸡放在茶几上,整个人窝在沙发里不停的蠕动着,掏出手机刷着微博。

正想着带了只猫回家拍个照发个微博纪念一下,猫就开始叫了。

局长抬头,发现那只猫瘫倒在地上,赶忙扔下手机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将猫抱在怀里,弄得自己险些摔倒。刚想开口询问的局长注意到了地板上的爪印,明白了猫叫的原因。

“准备到梅雨季节了啊,地滑,怎么这么不小心。”

猫也不叫,只是扭过头去,似乎不愿意听局长难得温柔的说教。局长无奈的叹了口气,将猫抱在怀里,确定猫不会跌落之后才放心的躺回沙发上。

抱着猫躺了好一会儿,局长才想起出门买的一大袋炸鸡。准备下口时,看了看趴在自己腿上直勾勾盯着自己手里炸鸡的猫,思索片刻还是将炸鸡递了过去。

“原来你也喜欢炸鸡啊。”

局长这才仔细看清这只猫的模样。橙白交替的条纹猫,黑色瞳孔,右爪套了个亮橙色的小爪环,标记有字母A的字样。

挺可爱的。

04.

果然带回来还是要洗个澡的吧。

局长等猫吃完自己递给它的那块炸鸡,就把猫抱在怀里进了浴室。

不得不说,这只猫真的很安静,或者,通人性。

局长这么想着。

小猫很乖,不像人们口中所说的不喜欢洗澡或者淋水,反而像是很喜欢沐浴的样子,任凭局长在自己身上仔细的清洗着,洗干净了还会蹿上局长的肩膀蹭蹭局长的脸,顺便叫两声。

局长揉了揉小猫的脑袋,将猫放在床上,自己把炸鸡塞入冰箱,找出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

沐浴完毕的局长依旧套着件白衬衫,喉结与胸口上方的两颗纽扣被解开,露出诱人好看的锁骨。猫一见局长,就伸出两爪对着局长比划,也不清楚是在干什么。

局长笑着,突然起了个念头,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很少穿的纯黑色连帽衫,将猫包裹起来。小猫也很配合,从帽子那儿伸出小脑袋舔着局长的手,局长笑着揉了揉小猫的头将小猫翻了个身。

哟,刚才洗澡的时候没太注意。

男孩子啊。

05. 

次日清晨,局长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窝在自己手边的猫,顺了顺猫毛,轻声念着。

“早安。”

让这只猫总呆在自己家里总是不太好,局长决定还是四处打听一下看看是谁家的猫。

说做就做。

可是结果不理想。问遍了小区的住户和周围的朋友,结果都是否定的。

跑了一天的局长比日了狗还累,气喘吁吁的进了房间就倒在床上。旁边的猫将自己的肉垫糊在局长的脸上。

“你…是不是没有主人啊。”

局长将脸上的肉垫轻轻移开,看着那只猫。猫不说话,似乎是点了点头。

“那要待在我家吗?”

“喵。”

“要给你取个名字…A娘怎么样?”

一爪子。

“小A娘?”

两爪子。

“A给给?”

三爪子。

“A路人?”

“喵。”

局长摸着自己手臂上的九道抓痕,默默的开始找药。

真难伺候。

06. 

局长和路人已经闹在一起了。

局长一开电脑准备做鬼畜录游戏唱个歌路人就趴在键盘或者鼠标上,死活不起来;局长要吃个饭路人就在一旁抢食物;局长如果不答应路人想要做的事路人就开始喵喵叫吓得局长连口答应许。

这家伙怎么这么爱闹,而且像和自己差不多大岁数的人一样,当初捡回来还真是给自己添了许多麻烦啊。

不过…

局长就这么想着,念了声路人,等路人跳下衣柜来到自己面前时,笑着吻了吻路人毛绒绒的耳朵。

我喜欢。

07. 

局长一脸复杂的看着路人。

路人有些疑惑,但还是走到局长身边轻轻的舔了舔局长的手。

局长依旧不语。

说实话,局长凭着那张人模狗样的脸和带着口音的低音炮以及不错的身材,人缘不是一般的好,当然也包括妹子。

局长的邻居是个宅男,好不容易有个女朋友,好哄歹说把妹子骗回家里正巧遇见给路人买炸鸡的局长,双方打个招呼就各进各屋,不料妹子却一见钟情,缠着邻居要他讲局长的事,最后弄着弄着就分了。邻居因为这个一直怀恨于心,总想逮着机会报复一下局长。最近局长和路人闹得太大了,猫叫声传到邻居房里,令邻居欢喜得不要不要的。

局长不想离开路人,也不想被居委会的人找上门。

“要是你是人还多好。”

08. 

局长做了个艰难的决定——把路人送走。

“抱歉,路人,结果最终还是要送走你啊。”

“以后要听话啊。”

“你看我都把你喂胖了,正好让你减减肥。”

局长低着头,喃喃自语。

他给路人洗澡,时间是最长手法也是最细心的。他给路人买了好多炸鸡,看着路人一点一点慢慢的吃完,仿佛那一点一点被撕碎的炸鸡就是自己的心。

路人一声不吭,只是安静的配合着局长。

局长将路人像第一次带路人回家那般轻轻放在那件已经有些旧的黑色连帽衫里,随手关了灯入了被窝,把路人搂在自己怀里,在路人额上落下一吻。

“路人,晚安。”

最后一晚。

没想到离别这么快。

从脚底到心脏,是莫名的痒与难过,更多的是言语不能形容的痛。

这就是在乎吗。

路人准备入睡时,忽然感受到冰凉的液体。他猛的睁眼。

局长…哭了?

09. 

局长迷迷糊糊的关掉手机里的闹钟,下意识的看向路人。

嗯…路人…wcnbb!

局长一脸惊异地盯着眼前的家伙。杂乱的头发两旁立着两只橙白相间的条纹耳朵,有些胖胖的脸压在床单上弄出了各种形状,身上的黑色连帽衫不大不小正好合适的遮住下体,身后有一条橙白相间的尾巴。

cnbb路人拟人了?!

局长还在惊异的时候,路人已经迷迷糊糊的醒了大半,不满的开口。

“痒撒币你干嘛啦…”

“…woc……路人?”

“…贱狗你还想操我?!你这个老给给怎么这么不要脸…唔…”

路人还没说完,就被局长捧着脸吻了下去。

即使技术生疏,即使没有太大默契,两人也依旧是兴奋的。

“路人。”

“我喜欢你。”

“我也是。”

10. 

“局长我想要那个!”

“它和炸鸡选一个。”

“炸鸡。”

“炸鸡和我选一个。”

“炸鸡。”

“嗯?你再说一遍?”

“炸……唔”

“再说一遍。”

“炸……嗯啊…啊……不要……”

“最后问一遍,你选谁。”

“痒…痒哥哥……嗯啊…不要碰那里……”

“真乖。”

那个梅雨季节的意外。

那么,就让我一直收养你吧。

end


【局路】20fo点文

嘛…如题↑
这里弦清/啊喵嗯
来LOFTER一二三个月了吧(大概毕竟不记得了)
怎么说…像开启新世界大门一样x
发现好多野生大触x
自己忍不住于是也开始写一篇篇短得不能再短的文
会有很多人看还有很多评论这些都是在意料之外而且大大们都超——亲切所以特别喜欢LOFTER这个地方也超喜欢各位/笑
最想感谢的是铃子姐啊毕竟是她鼓励我把自己内心想法写出来的/笑
所以为了感谢各位就来点文吧√
各种题材不限嗯篇数不限嗯时间不限嗯
最后最后我会努力产粮的嗯!x

【局路】喜欢

失踪猫口回归x

一发清水

大写ooc撞梗删

——————————

他多喜欢他啊。

迷迷糊糊从暖和的被窝里爬起揉醒睡得惺忪的眼,出门需要的所有衣物不知何时整整齐齐的摆在手边。

慢悠悠的洗漱整理好身上所有的一切刚在木椅上坐稳,温度与味道好到极点的早点就摆在面前,就着眼前那张绝世容颜将早点送入口。

出门过人行道时手被紧紧握住,那有些紧张的模样却也是安全感满满。

吃饭时遇到不合心意的饭菜,本着不浪费的想法将碗里的食物夹走送入自己口中。

看到喜欢的东西又买不起,轻声安慰着拉着手带走,离开时不忘瞥一眼价格,心里盘算着怎么从自己身上凑够钱数。

走路走累了本能的抱怨了几声,身子忽然腾空转眼入了温暖的怀中,双手抱着丝毫不马虎。

乐在其中。

他决定回报一下他。

厨房响起厨具碰撞的声音,虽然不至于一团糟,却也一塌糊涂。

笑着将碟子端上餐桌未等对方下筷自己便尝了一口,灿烂的笑容被紧锁的眉头代替,那碟菜终究还是逃不过垃圾桶的悲惨命运。

温暖的体温环绕着,低沉好听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是我的事,你负责唱歌就好。”

额上一吻。

此后厨房里与香味一同传出的,隐隐约约的歌声。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喜欢你啊。”

end